您正在浏览的图片: 当代画家支少卿老师   

当代画家支少卿老师

文章来源:太原联艺艺术培训学校

“80后”新生代画家支少卿:回到太原联艺母校,和同学们在一起。

 

油画《西游记》的现代性——支少卿绘画的阐释

陶咏白


    古典名著《西游记》,在我国可以说家喻户晓,老幼皆知。这部明代吴承恩的长篇神魔小说流传下来已有四百余年,从杂剧到戏剧、电影,从小说到年画、连环画、广告画等,各种媒材也演译了数百年。虽样式手段不同,但都说着一个古代的神话故事。如今,80后的年轻人——支少卿,从西游记中竟悟出了它的现代意义,用他的画笔为我们展现出了一个现代版的《西游记》。画中的主要人物依然是唐僧师徒们,只是他们全变成了现代的时尚青年,驾驶着汽车、飞机、飞艇、摩托,甚而还乘上热汽球,越过了火焰山,又进入了无底洞,去西天取经的路途,曲折坎坷真不少,还时时会被那些时尚的蜘蛛精、老竄精、白骨精等的妖魔鬼怪诱惑纠缠着……。被他这么一改造,怎能不引起人们重新来认识这部古老的“西游记”多重的含义和于今的意义?改革开放以来,有多少公派的、自费的出国留学生,有多少政府官员层层组团出国考查,又有多少国营的、民营的企业出国商贸?这不都是向西方“取经”吗?当年的唐僧们的西游“取经”之途是如此地孤单寂寞,现时是一轮轰轰烈烈的“西游记”。但各人在“取经”途上的心态和价值观却大相径庭。在他的画中,那唐僧口悬若河的夸夸其谈,自命不凡的样子,他常吹着口哨表现出悠闲自得的潇洒,但一遇到问题又表现出了优柔寡断的软弱。跟随者中沙和尚的忠心和奴性,猪八戒的贪婪色欲,劣性依旧不改。而画中的美猴王孙悟空,他总是与同道者保持着距离,乘上一片祥云,特立独行,警惕地审视着路途出现的“新情况”、“新问题”,他时刻准备着“驱魔降妖”的战斗,又时时被某种戒律“禁锢咒”所束缚,欲行而不能。这位飞天行者,遥望天空,渴望自由,他是如此孤独。这些个性鲜明的形象,让人们自然地会把周围的人群归类而对号入座。
    支少卿的图象充满着天马行空的想象,他用超现实的拼贴,把人象、实物(如飞机、汔车等)与符号化的云朵、山岭图案置于一画,就象把事件中的人物放在戏剧舞台意象化的虚拟场景中,古今互动,亦真亦幻,收到了“言简意骇”的效果。那火焰山上伸出的一个个大烟囱,岂不是对当今生态危机的警告?
    作为80后年轻的支少卿,他并非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是生活在虚拟的动漫故事中,形成了脆弱、敏感、幻想、飘浮,自我中心的精神世界,是“养尊处优,灵魂漫无边际”的一代。支少卿,他不仅具有敏锐的社会视觉,在他的画中,还揭示了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,我们千辛万苦地西游取经,是否取到了真经?他在画中用反讽的方式,提出了质疑,唐僧他们取自伊斯兰教的是佛经吗?在现代化的旅程中,有多少的挑战和诱惑,是机遇还是陷阱?少卿的《西游记》虽然形象塑造还可锤炼得更个性化,图式构成也还可以不断推敲中更具独特性。可喜的是少卿刚踏上艺术探索之途,能在重读古典中今译内涵,用后现代的手法直击当代现实,表现出了一种热血青年对社会的责任感,一种深切的人文关怀,一种社会的批判精神,这样的人生和艺术选择,值得称赞。

2007-11-13    名佳花园

·上一条:天津美院 张 鹭先生
·下一条:山西美术高考|太原美术培训|联艺李老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