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妈妈永存︱韩国22岁女摄影师李松姬《MomMe-2011;妈敉-2014》

文章来源:太原联艺艺术培训学校

 

2015平遥国际摄影节:和妈妈永存︱韩国22岁女摄影师李松姬《MomMe-2011;妈敉-2014》

摄影师:李松姬(Lee Song Hee),1993年7月30日生。韩国庆一大学摄影专业硕士在读;韩国高等学校艺术技能铜奖;大邱艺术大学(2011)最高艺术作家奖;第二届大韩民国国际摄影展金奖(2014);大邱国际摄影展个展。

主题自述:

妈敉,妈妈的妈,抚摸的敉(音“mi”)。
我至今还记得2010年我18岁那年的秋天。那年是听到妈妈身上的肿瘤和死亡这两个单词重叠在一起的时候。人终究要面对死亡,在小时候当把心爱的小鸡送到天国时我就明白了这个道理。但是我一直以为妈妈会永远在我身旁。

我在7岁时就丧失了对圣诞老人的信念,在18岁时则丧失了对永存的信念。不过,刚过7岁步入8岁的那一年,我还是唱了等待圣诞老人的颂歌;从18岁步入19岁的那一年,也开始跟妈妈一起留影。世界上没有永存,可我在寻求永存的方法。        

—— 2012年10月11日的日记

十九岁那年我想到妈妈要和我永存,并留了影。每当说起那些相片时,我就止不住眼泪说:我要妈妈和我永存下去。人们是否知道,“永存”这个词语有多么深沉的含义?

——2013年11月12日,星期二,写给妈妈的信中

“滴答滴答”,时间在不断地流逝。但我感觉到时间流逝,是在看到妈妈面容的时候。七岁那年,哭肿双眼跑到派出所接走失的我时的妈妈;九岁时每天早晨给我做西红柿汁的妈妈;十四岁时和朋友们玩到深夜才回家时等我一夜的妈妈;十七岁时给不想上学的我写过好几封信的妈妈;等等。不过,这些形象只能是在我心中逐渐淡化的时间的痕迹罢了。于是,为了不忘妈妈,我就与她开始留影。

——2014年3月 24日,随笔《滴答》中

 

 

 

 

 

上一篇:太原联艺画室在2015平遥国际摄影节
下一篇:既然速写这么重要,怎么来提高?
发布时间:2015-9-22 浏览次数:4006
b